折纸船过路遥遥

泰辰五味(段子)

想更文...... 不,你不想

刀是不忍心发,甜是甜不过人家真人

只有写沙雕小段子了,有借网上的梗


(一)求婚

某天阿泰撞车辰鬼,辰鬼一手刘邦救阿泰火舞于水深火热之中,大都留给火舞,打野队友问,难道我不配有姓名吗?

火舞:那是我老婆

刘邦:???

火舞:鬼哥,我们结婚吧!

刘邦:……哪有人在游戏里求婚的

火舞:那你上微信

队友:呸,这姓名我不要了

 

(二)冬瓜茶

辰鬼上火了,阿泰知道后告诉他,要多喝冬瓜茶。

辰鬼说最近熬夜熬多了,感觉眼睛有点肿,阿泰告诉他喝点冬瓜茶消肿。

辰鬼没有胃口就没吃饭,阿泰劝他喝点冬瓜茶才有食欲。

辰鬼生气了,喝尼玛的冬瓜茶!气得吃了三盒小龙虾,辣得龇牙咧嘴。

这时阿泰抱着一整箱冬瓜茶敲开辰鬼的门,打开三瓶一起插着吸管递到辰鬼面前,辰鬼正辣得不行,大吸一口,“真香”。

 

(三)心里有鬼

阿泰在仙阁已经坐了快两个小时,他那个时候和辰鬼是悄悄谈的恋爱,所以表面上说要找人单挑,实际上是想找借口看辰鬼,偏偏辰鬼还没起床。

寒夜看他神色异常,东张西望,抓着他问道:你solo个蛇皮,连我都打不过,你心里有鬼!

阿泰一脸惊慌:啊?你都知道了,对,我心里有鬼,有辰鬼,你们就同意我们在一起吧!

寒夜:???什么智商,我都没想诈你就什么都说出来了,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吧

 

(四)还挺会

阿泰好不容易回了上海,两人小别胜新婚,一番你侬我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无奈阿泰腰疼犯了。

辰鬼翻身跪坐到阿泰身上,就着这个姿势动作起来。两人没有试过这个脐橙,阿泰不由感叹到:

“哟,还挺会!”

 

(五)月光手表

辰鬼估摸着阿泰要回厦门了,辰鬼有点不舍,但阿泰沉迷巅峰赛不可自拔。

辰鬼:晚上出来吃饭啊

阿泰:好,不过要等我打完巅峰

辰鬼:那都几点了,你来早一点儿,我(羞涩)……我给你看我的月光手表!

阿泰:月光手表有啥好看的

辰鬼:你来不来嘛~

阿泰:好好好

第二天早晨

阿泰:月光手表真好看呀真好看!鬼哥我们拉起小被子再看一下好不好?


另外给大家重温一下16年的崽,神仙颜值😭😭😭




酩酊天使【阿泰×辰鬼】ABO

--分手后又复合的梗。阿泰和辰鬼分手后成为了pao友,某次意乱情迷之时标记了辰鬼,自己完全不记得,导致辰鬼怀孕。后来误会辰鬼和一位丹凤眼同事好了(可以猜一下这位丹凤眼同事是谁哈哈哈),就很生气,把辰鬼这个那个了。最后发现,这个人是爱我的,还怀了我的崽哦,然后就结婚。


--ABO设定不涉及权利等级,设定只是为了给车增加点情趣和让他们结婚


--对,我满脑子都是让他们结婚


百度云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6RfrXnZcrBjI1XMcL-7FGA

密码:jo6s


微博

https://m.weibo.cn/3173011233/4310055752679071


沙雕对话

我:我写个车卡了三天

傻友:三天!这么持久,你大哥牛B啊

我:黑人问号脸?=͟͟͞͞(꒪⌓꒪*)


一觉醒来,我粉的cp已经儿孙满堂

都是些什么小甜心哦😭😭😭😭

这已经不是糖了,这是糖精,是化学武器,让我永远爱泰辰!

禁色(十)【阿泰×辰鬼】

(十)

一转眼就要到除夕了,各个俱乐部都放假回家了。阿泰临近过年的一个月在厦门上海两头跑,辰鬼要回老家的时候,本来阿泰说要去送他的,可是后来事情一多,辰鬼也心疼他,就说没关系啦,反正初八就收假回去了。

万万没想到才到了初六,阿泰就要去丹东找他,让他接驾。

辰鬼前晚和拖米打游戏到很晚,一早起来就和他爸爸开着车去机场,一路上睡得天昏地暗。阿泰落了地拖着个大箱子出来,一眼就见辰鬼顶着个黄头发站在那边,他小跑着过去一把搂住辰鬼,半个人挂在人身上,“鬼哥!你想不想我啊?”

辰鬼被他弄得站不稳,捏着他脸上的肉说道“你老实点,我跟我爸一块儿来的。”

阿泰“啊?”了一声,四处望了望,“哇,我这么有面子的吗,老丈人亲自来接,我可得好好表现一下!”

辰鬼翻了个白眼,拉着他往外走,左爸爸在人群外等着,见了他俩出来就招招手,还没等辰鬼介绍,阿泰就甜甜的叫了声“叔叔好!”

辰鬼不知道这家伙在飞机上哪里搞来的发胶,把头发梳得精精神神的,背着个小书包,穿着喜庆的红卫衣,难得的站得端端正正,说话的时候模样乖巧,像个去串门拜年的孩子。要不是第一回见面没准备,他相信他爸看阿泰这讨喜的样子得掏出红包给了。

等到了辰鬼家,辰鬼拉着阿泰小声嘀咕道,“老铁,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健谈,KPL最难采访的选手不是你吧?你这一路和我爸都聊得跨过鸭绿江了!”

阿泰朝辰鬼眨眨一双大眼,“我高兴呀!”

辰鬼妈妈招呼着大家去吃饺子,阿泰从行李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,里面装着一块手工的苏绣纱巾,辰鬼家在北方,习惯了少见这些东西,薄纱精致秀美,带着南方的温柔气息,一如眼前这个有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男孩。很显然,纱巾和阿泰,都赢得了辰鬼妈妈的好感。

吃过早饭后,辰鬼爸妈要到姥姥家走亲戚,辰鬼就带着阿泰在家附近转转,领他看他从小看到大的鸭绿江断桥。阿泰靠在栏杆上,转头看眺望远方的辰鬼,海风吹过来,吹起他的头发,他面容融入海天之间,一瞬间,阿泰才惊觉,他看过很多次海,却无一胜过眼前的风景。鬼使神差的,他凑上去亲吻他的脸庞,辰鬼缓缓回过头,看着他笑了,春风过境,万物复苏。

傍晚时分,辰鬼妈妈打电话催促两人到姥姥家吃饭,两人勾着手指一前一后的从江边往回走。

阿泰到了门口还有点瘆得慌,“鬼哥,你说除了你大舅、二舅、大姨、三姨还有谁家来着?”

“还有我刚回国的小舅,我姥姥的妹妹家的……哎,你别是怂了吧?”

阿泰耷拉着肩靠在墙边,“我这第一次来你们家,就搞这么大阵仗,把你家亲戚见齐了,万一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啊?”

辰鬼无奈,“你想什么呢老铁,你又不是个丑媳妇,怕啥呢,就吃个饭,看把你吓得,走走走!”说着拉着阿泰往里走。

家里人正忙着准备晚饭,见辰鬼领着个眉目清秀的小伙来了,姥姥热情的招呼着吃糖吃果盘,见阿泰有些拘谨,姥姥拉着他的手让他把这里当自己家。阿泰有些腼腆的笑了,轻声说,“好的,姥姥。”

姥姥听了,越发觉得他宝贝外孙这个小朋友可爱。“乐乐是吧,你和我们家小斌是同岁吧,有没有女朋友了啊?”

辰鬼听了一副习以为常看好戏的样子。谁知阿泰盯着辰鬼,答道,“有啊,姥姥,我对象很白,很好看。”

辰鬼被他一说,生出几分羞涩来,转去一旁逗两个年纪小的表妹玩。

姥姥继续说道,“我就说像乐乐这么帅气的这么会没有女朋友呢。哎,你说我们家小斌,人倒是长得清清秀秀,脾气也好,怎么就是不招女孩子喜欢呢?”

阿泰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,招我喜欢就行了。

辰鬼见这火还是引到自己身上,连忙说,“姥姥,我给您剥个橘子吧,您吃橘子。”

“姥姥这还不是为你好,前几天见的那个小姑娘怎么样啊,喜不喜欢你跟姥姥说说。”

阿泰脸上的笑有些僵硬,“哪个小姑娘,怎么也没听你说啊?”

辰鬼一愣,抬头去看阿泰, “这,这有什么好说的…”

“说了我正好帮你参考一下。”辰鬼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,明明什么都没有,但是他竟有些心虚。

姥姥看她外孙耳朵红了的样子,以为是他不好意思,“小斌他舅妈给他介绍了一对象,小姑娘家是我们这儿的,也是在上海工作,读了研就留校了,长得瘦瘦高高的,和我们小斌正好般配,两个人在上海也可以相互照顾。”

阿泰点点头,生硬的说了句,“挺好,挺好。”

晚上辰鬼的父母留在姥姥家啊啊,辰鬼和阿泰回去。一路上辰鬼从余光里看阿泰,他没怎么说话,点了香烟把手搭在车窗上,窗外街灯树影明暗交加,投影在他脸上。辰鬼一时拿不定阿泰的想法。

回到家后,辰鬼轻咳了声打破沉默,“那个,今晚吃的还行哈,我姨的手艺可比得上五星级大酒店了!”

“嗯。”阿泰轻声回应,然后没有了下文。

“你生气了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生谁的气?”

“你生气我去见那个女孩儿,生气我事先没有告诉你。”

“没有。”阿泰叹了口气,把辰鬼的手握在手里。

 辰鬼回握着他,“是因为家里长辈让去,我去只是不想让他们成天念叨,我没和你说是因为没把这件事当真,我没有想过……”

阿泰吻上辰鬼的嘴唇,像是要阻止他说下去,“鬼哥,我们做吧。”

“啊?”

“叔叔、阿姨今晚不回来了,我们做吧。我想在你生活的地方,在你的家里,你的床上……”

辰鬼被他突如其来的直白弄得不好意思起来,偏偏他温热的气息吐在自己脖子、耳后,酥酥麻麻的感觉传到四肢,一个多月没有亲热过的身体仿佛被唤醒,脸上烧了起来,一股温热窜上小腹。

“阿泰…”辰鬼喊出他名字的时候,声音已经有些变了。

阿泰直起身子,脱掉自己的上衣,辰鬼也跟着他一起,两人光着上身跌坐在床边,微微泛黄的灯光下,在辰鬼无数个日夜生活过的房间里,一切突然变得庄重而有了其他意义。

阿泰望着辰鬼,开始亲吻他,细细的从额头到眼睛、鼻尖、两颊……温柔的中带着青涩,仿佛初恋时在课堂上借交换课本勾过手指,动作极轻却惊心动魄。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ytSWUvzNxMp3O3nwxYYeLQ

提取码:2k5s

(雷鬼泰不要点哈哈哈哈哈)


情事过后两人身体交叠着没有分开,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呼吸。

阿泰突然说道,“讲道理,我今天有点生气,但也不完全是生气,我说不清楚。鬼哥,你会和别人结婚吗?”

辰鬼愣住了,他想到父母,想到他姥姥,想到很多人,他们希望他能结婚生子,共享天伦。他本来也可以,在退役之后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,遇到一个体贴又有趣的女孩子,谈两年打打闹闹的恋爱,然后走进婚姻的殿堂。

可是他遇见了阿泰。

可是他主动走出了这一步。

可是他付出了真情。

其实阿泰问完之后,不敢看辰鬼。他怕辰鬼脸上露出逃避,露出痛苦,露出挣扎。事实上,他们还不需要这么早做出选择。

然而辰鬼只是愣了一下,迷茫在他脸上一闪而过。“如果有天我结婚了,那一定是我已经不爱你了。”

“那你什么时候不爱我?”

辰鬼抬着头想了一会儿,“除非你不爱我了,我就也不喜欢你了。”

“你呢?”

阿泰学着他的样子仰头思索,“鬼哥什么时候不爱我,我就什么时候不爱鬼哥。”

“你这个人赖的啊,学我讲话!”

“谁学你谁是小狗!”

……

 

两人回上海那天是早上的飞机,辰鬼妈妈早早起来做了面条,说“迎客饺子送客面”,阿泰心里一阵感动,吃了两大碗。

路上阿泰说道,“鬼哥,阿姨对我可真好!”

“你自己在我爸妈面前多狗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,再说了,他们喜欢你不好吗?”

阿泰一脸忧愁,“你说要是他们知道咱们的事,还会对我这么好吗?”

辰鬼勾着阿泰的肩,宽慰他,“老铁,今朝有酒今朝醉,管那么多干嘛!”

“哎,主要是阿姨做的面条太好吃了,我怕下回吃不到!”

“哇,我还比不上碗面条?想吃简单啊,我叫我妈教我,以后给你做就完事了。”


(好久没有更啦,但是,没有弃坑,没有弃坑,泰辰是我的初心啊)

昨天诺诺、辰鬼、拖米、阿杰的人类一败涂地真的好欢乐啊,几个小傻子!


好喜欢诺诺叫阿杰“黄伟杰~”




“黄伟杰,我想荡秋千~”




“黄伟杰,你看我,你懂我的意思吧~”




“黄伟杰,我跳下来你接住我~”




杰诺🔒死了








后来泰可爱突然出现,泰辰女孩永不为奴!




泰可爱逮着谁就拖着谁,鬼鬼想从球上荡过去:“球……球……阿泰,你让我先过去,我要放个屁熏死你!”


“好了,终于走开了。”


(没有看的一定要去看录屏啊,快落源泉!b站上有河豚小姐录的拖米视角,还有一位小姐姐录的诺诺视角)

2018.11.8 QST丶拾贰直播记录

弹幕说起阿杰送诺诺大闸蟹。

拾贰:我也想吃大闸蟹,但是我妈不让我吃(听话的宝宝)

然后又算大闸蟹,阿杰送50斤大闸蟹,一个大闸蟹4两,问有多少只大闸蟹,一会儿三百多只,一会儿一百多只,算到自己崩溃:我以前数学最好的,怎么现在都算糊涂了,卡,重来。

我以前数学是最好的,考多少分,就59、58分吧。(哈哈哈哈哈,多一分都不考,就怕及格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因为歌单被弹幕吐槽暴露年龄,拾贰说,我的年龄已经不是秘密了嘛

弹幕起哄:60后

拾贰:60后有我这么甜美的声音吗?然后嗲声嗲气唱了句“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~”(打扰了打扰了)

 

九尾出现在直播间,弹幕起哄让九尾唱歌。

九尾:别别别,橘子他们在睡觉我都是带耳机。

拾贰:还在睡觉!现在都几点了还在睡觉!

九尾:……(我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)

 

拾贰:九尾有没有女朋友啊?算了,电竞不能谈女朋友,你太小了。谈女朋友我就……我就告诉你妈。(憋半天,告状可还行)

 

继续套路九尾:九尾,你的房间都有谁啊?你这样,你应该连麦叫他们起床!一点集合,现在还没有起床!(11点44分)

然后真的连麦

拾贰:放公放让他们起床!

九尾:现在喊他们起来吗,好像是两点多的飞机…橘子,起床了,十二点了

拾贰:醒了吗他们?

九尾:橘子现在醒了,老阳起床了

拾贰:一点出发,现在还没有起床,又要叫外卖吃,又要洗漱,又要整理行李…(操碎了心的老板)

九尾弱弱的:行李他们昨晚整理完了,起来也没什么胃口,不想吃东西

拾贰哥啊,哈哈哈哈哈哈,带感老板,在线叫(起)床,

  

橘子起来应该是看见九尾在连麦:怎么连着的?

九尾:大哥。

橘子:大哥???你在直播?

九尾:他在直播…脑壳疼(os:我不是故意要卖队友啊,我没有,是大哥,是他强迫我)

 

确认九尾把大家都喊起来之后,拾贰哥开车出门,还不忘吐槽:九尾那小崽子!

拾贰:看见两个小孩子在路上玩水枪,太羡慕了,我也想这么玩,我跟个谁跑在路边,一人买个手枪玩不被人骂傻子吗?

弹幕:和阿泰吧

拾贰:去水上乐园玩还差不多,以后XQ之旅就让他们去水上乐园玩手枪,让他们冬天去!

又接着说:谁家冬天还开水上乐园,会倒闭吧。(拾贰哥内心戏真多)

 

拾贰:之前从成都跟他们回上海的时候,我看到有一个人在拍,他们怎么知道行程,我都不知道的,队员他们也不知道几点的。卖信息,还有卖信息的吗,真狠。

 

拾贰:看见三个小孩子准备横穿马路,太危险了,这些小孩子!

 

下了下了,你们早点去吃午饭吧,我到家了,到家了,拜拜!

(从出门还没五分钟……)

 

老板真的很有梗了……本来是从“声音甜美”那里录屏的,但是发现后面一大截都没有声音就算了


【杀泰】水星记(中)

(一)

春节的假期很快过去了,大家也陆续回到俱乐部。七杀回去的晚,来的也晚。他是收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才到基地,回来就拿着从家里带来的特产分给大家吃。他环顾了一周,没看见阿泰,就揣着两包桃片上楼找他。

阿泰正趴在床上打电话,看见七杀回来了惊喜的招呼他过去坐。七杀坐了一会儿,阿泰电话里说的闽南话,他大多听不懂,只看着阿泰抬着两个白脚丫摇晃。

等阿泰挂了电话,笑嘻嘻的去拿七杀手里的东西,还一边故意问道,“给我的?”

七杀看他拆开包装,拿出几块桃片就吃了起来,“你前两天不是还跟我念叨着想吃桃片吗,特地给你留的。”

阿泰停下来叹了口气,“哎,我这回趟家也没带什么,我们厦门的冬瓜茶喝不喝?”说着拿起桌上的冬瓜茶递给七杀。

七杀被他逗笑了,“之前就天天喝这个我都喝腻了。”

阿泰给自己也拿了一盒,“那怎么办嘛,厦门的东西你还有什么没吃腻?”

七杀嘴上说着腻了,还是插了吸管喝了两口。他摸摸口袋里的东西,抬眼望了望阿泰,犹豫了一下才掏出来递给他,“这个给你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阿泰接过来一看,一条细红绳儿。

七杀一时间有点支支吾吾起来,“就是说戴着可以避小人……我,我年初一那天早上和家里人去庙里祈福求来的。”

 “你还信这些?”阿泰说着仔细端详起这条红绳儿,七杀平时冷着个脸,想不到还信这个,他心里一阵感动,寻思着戴哪里好,手上他平时除了手表也不习惯戴东西,干脆就往脚踝上一绕,打了个结。

七杀见他收下了,补充道,“我们那儿的人说可灵了。”

阿泰笑笑,手抵着鼻子干咳了一声说道,“谢谢哦!”

又想起什么似的,凑到七杀面前说,“你给我求的‘避小人’,给你自己求的什么啊?”

“去祈福的人太多了,我就求了这一条。”

 “那你说这小人都给我避了,你怎么办啊?”这份情谊突然重了起来。

七杀一脸神气的道,“不看看我是谁,小人应该求着避开我才对吧!”

阿泰想起年前在酒吧那晚,七杀确实虎得很。“哎,我看你头上伤怎么样了。”

说着阿泰轻轻扒开七杀碎发,一条细小的疤歪歪扭扭的泛着粉白,他问,“还疼吗?”

“有一点儿。”

这时诺诺推门进来了,一看见床上暧昧的两人忍不住龇着牙,“咦~打扰了打扰了!”说着假装关门要出去。

 “滚进来,有事说事啊!”阿泰把手拿下来,和七杀分开。

诺诺一听粘上七杀道,“七杀~你看他!他凶我!”

七杀道,“那你凶回去啊!”

诺诺委屈巴巴的皱着一张小脸,“我凶不过他,要不你来?”

七杀望望阿泰,憋着笑说,“你看他连‘女人’都欺负,我哪里敢惹?”

“两个大猪蹄子!”

(二)

阿泰最近不对劲。阿泰以往训练刻苦,训练之余就沉迷各种日漫以及福建土味自制剧。但是近一个多月的时间,阿泰闲的时候就喜欢讲电话,总是普通话夹杂着闽南语,让人听得稀里糊涂的。

这天诺诺和七杀坐旁边的休息区玩,阿泰又站楼梯口打电话,一打就半个小时。

“杀弟弟,你说这AT一天和谁这么腻歪呢,以前也没见他和他们家谁这么磨磨唧唧打半个小时电话啊!”

七杀眼镜底下一双细长的眼睛往楼梯口瞟了眼,见那人穿着蓝拖鞋有一下没一下的点地。

“你说他这叽里呱啦说的都是些什么啊,听又听不懂。”诺诺继续自言自语唠叨起来。

七杀两手拿着从阿泰那里顺来的游戏机,头也没抬的说,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”

“不是,我就说一下,以前他家里打电话过来也没见他这么多话啊,我又没什么意思,我就奇了怪了,你说吧……”

七杀一看诺诺展开了碎碎念模式,赶快拿起桌子上的橙子肉堵住诺诺的嘴,诺诺嚼了两口,“哟,还挺甜!”一时忘记了接着吐槽阿泰。

“杀弟弟,这橙子真好吃!”

七杀抬眼看了看诺诺,把桌上另外两个橙子也摆他面前。

“杀杀~”诺诺把橙子塞七杀手里,拽着他的手臂疯狂暗示给他剥开。

“卧槽,你们俩抱在一起干嘛?”

七杀一看是阿泰,立马把诺诺推开正了正身子。

阿泰往他们身旁一坐,边吸着烟边笑道,“哎,七杀,你原来喜欢我们仙女诺这样的啊?”

 诺诺听了也笑着闹道,“怎么就许你一天天的搁电话里跟人腻歪,还不许我和杀弟弟恩爱啊?”说着去拽七杀胳膊,要做出一副情义浓浓的样子。

七杀一脸生无可恋的想要和他保持距离,他从余光中看阿泰的反应,阿泰倒时落得大方,他仰着脸吐出一口烟,眉眼带笑的说,“是呀,那又怎么样,你气不气?”

“啥,你真有对象啦!”这下轮到诺诺一脸八卦样。阿泰那时年少意气,长得眉清目秀,游戏打得好,哪里会缺人喜欢。“你这人不仗义,有了对象还藏着掖着,快领来兄弟们认识一下啊!”

阿泰低头一笑没说话,可眼角眉梢都是欢喜。

七杀望着,心下一沉,看来他是真的在外面交了女友。这时手里游戏机传来“game  over”的声音,他退出游戏,把游戏机还阿泰。

“你不是喜欢吗,你拿着玩吧!”阿泰看向七杀,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里亮晶晶的。

那时队里大部分人都还没脱单,诺诺爱拿阿泰打趣,总让他把女朋友约出来吃饭,一直未遂。直到有次放假,诺诺拉着七杀出去闲逛,遇上了去约会的阿泰。阿泰和一男孩坐在咖啡店的橱窗边喝东西,他们交谈着,阿泰手舞足蹈的讲述着什么事情。七杀觉得他脸上的快乐是自己不曾见过的,以致于等诺诺从震惊中缓过神来,拉了几次才把慌神的自己拉走,回去之后两人对这件事都绝口不提。

七杀有时听到阿泰和对方讲电话,还是普通话夹杂着闽南语,他声音语调绵绵浊柔,有的字眼词句,七杀根本听不懂什么意思,却在心里记了很久。

再后来,他们分手,阿泰在一次深夜喝得烂醉后开始变了。他结交了外面的朋友,在休息日和朋友出去,七杀撞见过几次,他不愿相信,但他不止一次见过阿泰衣服里抖落的酒店名片。他说不清楚这些人是好是坏,只是他觉得阿泰应该是和他们不一样的。

七杀心里藏着事,想和阿泰问清楚,却不知道从何开口。

就像这次,队里有活动一起出来,他刚才送夜宵给阿泰,清楚的看到阿泰床上躺着的人,就算再不经人事,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他不知道阿泰之前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,让他开始变成这样的人。他记着从前的阿泰意气风发,言笑晏晏,眼里有纯粹又天真,他不该这样的啊。

诺诺是吃了饭才回的酒店,他和七杀住一间,打开门发现七杀坐在窗边,手里拿着半截烟。

“你抽烟了?”

七杀缓缓的回过头来,冷峻的脸上带着一丝苦,他眼睛湿润,像是第一次抽烟呛的,又像是哭过。


这几天还是安静的追剧追星,只要圈子换得快,自闭就追不上我,对吧(强颜欢笑.jpg)

辰鬼:阿泰是不可能卖的,阿泰是xq的宝贝,卖了他们老板会崩的……


(吃这个十二泰点糖,结果给糖的是我的白月光cp泰辰之辰୧( ⁼̴̶̤̀ω⁼̴̶̤́ )૭)

阿泰当然是宝贝,xq的宝贝,老板的宝贝,我们的宝贝。想我们的宝贝今年比去年秋季赛进步一名,一名就好❤️

【十二泰】小半

【温柔十二×撒娇泰】

最近就是很迷甜的阿泰,本来第一篇十二泰不想写这么腻歪的,但是周五那天喝了酒的陈乐真的太可爱,忍不住先搞一波

另外,写车真的好累哦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绝不可能哈哈哈哈


小半